藏友评陈承卫,艺术创作必须

发布时间:2019-11-09  栏目:艺术家产品  评论:0 Comments

《大民国》是陈承卫对民国时代的一份特殊文化情结,他的作品具有托马斯˙哈代的悲观主义色彩与徐志摩式的忧郁情绪气质。因为在那个短暂而又激荡的历史时期是一个宏大的思潮时代,是一段曲折的艰辛岁月,也是一曲忧伤的人文情怀,在中西方、新旧体制间的不同文化思想影响下,《大民国》具有一种内在的淡淡幽情和外在的精神风骨。

《大民国-红玫瑰》155×170cm

何健君:艺术家总是把情感表达放在创作的首位,一切技法的运用都成为表达情感独特手法。艺术创作必须有感而发。艺术创作的过程,始于艺术家对以往的生活积累所激发的创作欲,和对被创作事物反应的原始的冲动。这种创作的激情灵感有如石火电光,稍纵即逝。而理性和能力则是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利用自身的专业技能和综合素养,寻找一个最能体现主题的包括从内容到形式的表达。创作完成后,作品情感的表达能否与观众产生共鸣,是作品完整性的最终检验标准。

同时,他把抽象的思想修炼与概念的创作过程有机结合,在意识中将自己的构思、人物与空间相组合形成审美意象,运用人物不同形态来塑造不同的审美情愫,展现一种经过理想化“改造”的民国时代。《大民国》是一段复杂而又漫长的创作过程,期间经历了艺术家不同的阶段和实践,在对事物环境本质与普遍性有了更新认识之后,其具有了更为深刻的思想内涵。

伴随着对艺术理解的不断加深,他努力使自己进入一种“禅定”的思想境界,去思索艺术创作,在这种艺术思维修炼中,领悟“无我”的思想共相性。

记者:诚然,只有真情实感的东西才能够真正打动人心。此外,还想请教何老师的是,在雕塑艺术创作过程中,您认为还有什么关键要素需要注意。

陈承卫作为一位与佛有缘的青年具象绘画“修行者”,一方面进行着“自我修行”,另一方面在不断思索自己艺术创作的命题。通过《大民国》这一时代主题,不断结合自己的修行和环境去加以诠释,在生活中去探索,在探索中去感悟契合,并跟随这一主题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

陈承卫就是一个勇敢的人,一直坚持不懈的描绘着自己。无论是“自传体”系列或者是“大民国”系列中艺术家穿插在画作中扮演的各种形象,都是艺术家对于自我写照的不断探索。

著名雕塑家罗丹曾说艺术家要让自己塑造的人物真正成为艺术品,要让它富有生命力,活起来。没有生命便没有艺术,一块石头的欢乐与哀愁,与我们何干呢?雕塑,因城市而闻名;城市,因雕塑而升华。雕塑除了注重外表形式的写实,更应表现出精神层面的活力。无论材质是青铜还是汉白玉,造型现代或复古,艺术品都应带给人美的感受。大家平时工作都很忙碌,当劳累了一周想静下来歇息时,总是希望看到纯美的事物。能表达生活中朴素的真善美和人文关怀的作品,能把人们从庸俗和迷茫中解救出来,得到精神上的慰藉。

他的“民国范儿”表现出大时代环境下的一种“自我”解读,通过对历史的穿越,折射出新旧思想的碰撞,从而在内容上产生“戏剧化”冲突,表达了艺术家对现实生活的某种主观批判。在这些创作中包含了他的个人情感、生活以及环境事物的多种因素,作为艺术创作过程的主体,他注重观察和体验现实生活,关注人的思想状态和内心世界,通过对精神和艺术创作的活动,以及自我加工和再创造,使作品具有了强烈的自我意识和丰富情感。

将光线集中在主要部分,让其余部分隐藏于黑褐色或浅橄榄色的背景之中。强化画中的主要部分,也让暗部去弱化和消融次要因素。

编辑:admin

收藏家 友人:黄予 杨勇

《大民国-白玫瑰》160×170cm

创作必须有感而发

佛学的修行方法是思维修炼,是通过思维思考来进行修行。为此,他远离大城市的喧嚣和浮躁,奔赴世界各地学习和领略西方大师优秀作品,让自己尽可能在独立思考中静下心来。伴随着对艺术理解的不断加深,他努力使自己进入一种“禅定”的思想境界,去思索艺术创作,在这种艺术思维修炼中,领悟“无我”的思想共相性。“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代表了修行者的修炼方向,对于年轻的艺术“修行者”来说,他需要在漫长的生活中不断探索艺术创作的思想真谛,去思考其中的“自我”主题。

《大民国-醉月迷花》60×50cm

何健君:以小见大,营造作品上的核心和关注点,以点题的含蓄方式启发和延伸观者的想象力,把作品有限的可视空间化为无限的意念空间,这是一种美学境界。例如潘鹤老师的作品《艰苦岁月》,尽管衣衫褴褛,乐观积极的老战士仍然用干瘪的嘴唇欢快地吹奏着动人的旋律,而另一个满脸稚气的小战士则依偎在他身旁,一手抱着长枪,一手托着下颌,津津有味地聆听那悠扬的笛声通过作品,我们犹如听到悠悠的笛子声,使人联想到革命战争的惊涛骇浪。这就是以小见大的美学境界,令人产生联想的东西非常多,内涵非常丰富。

而遇到老者好几年之前陈承卫其实就已经开始进入一个独特的单元,那就是—–为自己造像。这是将“物质感”与“戏剧感”融合的系列探索。

记者:两千多年前,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曾说:人们为了活着而聚集到城市,为了生活得更美好而居留于城市。您是否认同,城市的美好在于它富含了文艺的因子,而雕塑艺术则赋予了三维空间更多的亲和与感染力。

在西方艺术史中,有一个门类的绘画常常被人忽视,这个门类对于艺术家来说又是至关重要,它们是艺术家自己的镜子,证明着自己的存在,那就是自画像。

《战神》:人与马匹运用具象与夸张的艺术语言相结合,手法朴拙、粗犷,造型充满力量感和张力。让人感觉到战无不胜、开天辟地的气势。作品着重体现金戈铁马、纵横驰骋的不断开拓进取、奋发向上精神。

用眼睛品读世界的艺术家们总是用画画的方式审视自己的内心,我常常认为这样的艺术家都是勇敢的。他们通过作画,勇敢的寻找着内心。也许在这个时候,时间和脑海才能真正的安静下来,让他们充满创造力的脑海集中精力。

以小见大的美学境界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何健君:与平面的书画不同,立体的雕塑可供全方位欣赏,你可以用手触摸感受它的肌理效果。事实上,一件雕塑作品经艺术家之手创作出来后,仍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受众可以赋予它新的生命,而环境正是第四个维度。把一件雕塑艺术作品放置于合适的环境中,能够产生出更大的艺术感染力。例如,美国纽约的自由女神像、米开朗基罗广场上的大卫雕像、丹麦哥本哈根海边的海的女儿雕像等等,标志性的城市雕塑早已成为各国历史文化的象征。而架上作品则应做到动静皆宜,既为室内增添活力,又与环境融为一体。

资料来源:陈承卫官网

正如现代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大师汉斯霍夫曼所说:艺术创作中,艺术家的洞察力、现实生活和艺术表现手段,三者缺一不可,他提醒艺术人不建立固有程式去限制自己的创作。

《自画像》73×58cm

艺术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艺术家何健君在创作上一直保持着对生活和社会各种现象的思索,并以抒情浪漫的形式表达生活中的真善美和人文关怀。我把抽象的思维和感情以具象的雕塑传递给人们,立体的雕塑,其力度是全方位的,带给人们的感受比起绘画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这些创作中包含了他的个人情感、生活以及环境事物的多种因素,作为艺术创作过程的主体,他注重观察和体验现实生活,关注人的思想状态和内心世界,通过对精神和艺术创作的活动,以及自我加工和再创造,使作品具有了强烈的自我意识和丰富情感。

记者:是的。正如罗丹所言:艺术即感情。这位法国最杰出的现实主义雕塑大师,他将毕生的精力投入到对艺术执着追求和人生种种痛苦的苦苦思索中。他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创作了一种全新的艺术手法。他的作品所体现出的思想和精神魅力,永远带给人以深沉的美,启迪着人们不停地思考。

对于艺术家来说,自画像远不是练习作品那么简单。1000多年前,艺术家的签名出现在艺术品上。艺术家从此不再是手艺人,而成为“大家”被人尊重,被历史记录下来。

图片 1

画面里好人中也有坏人,坏人中也潜伏着好人,像一团迷雾。他并不想表达画中人物的实际身份,而是让观众自己去猜想推断。

《梦的季节》:作品表现一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坐在洁白无瑕的白云上,向远方眺望,神情专注而向往。造型简练、明朗,手法新颖,风格清丽自然。通过浪漫和抒情的艺术语言刻画出女孩在花样年华的多梦季节里,内心对成熟的渴望,对外面世界、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和向往。

扬€€凡€€艾克1433年就在自己的自画像《戴红头巾的男子》顶部写下“尽我所能”。画的底部,还戏谑性的写下了一句“扬€€凡€€艾克描绘了我,1433年10月21日”。毕加索这位艺术巨匠也在去世前将全部心力用到自画像创作上来。

艺术应符合大众审美

于陈承卫的作品中也是如此。他总是在画面中直视外面的世界,带着笑意,无论带上弄臣的帽子还是装成贵族。看着他的自画像能够感受到一种强烈的信心,只要他还能继续作画、创作,他的尊严就不会泯灭。

同时,非常重要的是,作为三度空间的雕塑艺术,在空间上产生的效果和视觉景象。形体的组合及分布,包括方圆、比例的大小、长短、机理上的粗细、点线面的相互作用,及面块的斜与直等不同的角度和体积的厚实感等,都可能对视觉和心理产生影响。英国雕塑家亨利摩尔有句名言:要真正明白一件实体三度空间的存在,你一定要假想当这实体被移去后,那曾被它占领的空间。

他的“民国范儿”表现出大时代环境下的一种“自我”解读,通过对历史的穿越,折射出新旧思想的碰撞,从而在内容上产生“戏剧化”冲突,表达了艺术家对现实生活的某种主观批判。

《开天辟地》:作品以粗犷而极具张力的艺术手法,刻画了一个强健有力,奋勇冲破一切障碍,开辟新领域的天地男儿造型。寓意当代青年坚毅昂扬、积极向上、开拓进取的时代精神风采。作品大气磅礴,充满阳刚之美,具有艺术感染力。

我们能看到的每一幅关于他的作品都是让人可以浮想联翩耐人寻味的,艺术家最怕的是没有创造力和想象力,而他都具备了,这也是陈承卫极其不一样的地方。

因为在那个短暂而又激荡的历史时期是一个宏大的思潮时代,是一段曲折的艰辛岁月,也是一曲忧伤的人文情怀,在中西方、新旧体制间的不同文化思想影响下,《大民国》具有一种内在的淡淡幽情和外在的精神风骨。

《自传体-32岁-一朵属于胜利的鲜花》150×90cm

陈承卫《十年》

艺术家如前文提到的委拉斯凯兹,将自己穿插在大民国的各个场景之中,在压抑中自我寻找,体验不同的情境不同的生活。

《大民国-青衣魅影》170×100cm

梵高给弟弟特奥的信中曾经写道“虽然不易,但如果有一天我能画好自己的肖像,那我就能轻松画出这世间其他红男绿女的肖像了。”人们想要描绘自己是不易的,因为谁也不能看清自己。

《自画像》30×40cm

从“自我”到“无我”的思想创作修炼

作品“红玫瑰”中,男子的帽子虽是红色,却身着白衣。红玫瑰是振保心中的一颗“朱砂痣”,即使穿着应与白玫瑰结合的白衣,却急迫地将象征心与火热的红玫瑰送给红衣女郎。只是这朵玫瑰已经开始凋零亦或者从未完全开放,就如小说中后续的故事,在红玫瑰终于回过身认真的面对与振保的关系时,振保选择了懦弱的离开。

2011年布面油画

《大民国》是一段复杂而又漫长的创作过程,期间经历了艺术家不同的阶段和实践,在对事物环境本质与普遍性有了更新认识之后,其具有了更为深刻的思想内涵。

2014年布面油画

当时他是以专业成绩第一的名次考入并毕业于中国美院,自然天赋异禀。我问他你最喜欢的艺术家是谁?他说,伦勃朗。

《自传体-致敬伦勃朗》70×100cm

所以在我眼中,陈承卫一直在自我形象的演绎中不断成长。通过绘画,他试图在不同时空中寻找另一个自己。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