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精神文明,红火的乡村舞台

发布时间:2020-01-11  栏目:艺术舞蹈  评论:0 Comments

图片 1

刘窝村舞蹈队来了,韦家村舞蹈队来了,地佛村舞蹈队来了,马寨村舞蹈队也来了……4月5日,在邹平县西董街道办事处的山脚下,由各村妇女组成的15支舞蹈队汇聚坊子村文化广场,参加坊子村组织的“乡村舞蹈文艺汇演”。

46岁的刘桂英身材挺拔,气质出众,她现在是王村艺术团的团长。说起和舞蹈结缘,还有这样一段故事。刘桂英原来开了一个服装店,从裁剪到缝纫,她做了十多年服装生意。从没跳过舞的刘桂英因为一次机缘巧合,和跳舞结下了不解之缘。她说:过去我们村里没有人跳舞,唯一的舞蹈就是扭秧歌。后来从市里来了一个老太太,在村里的健身广场跳健身舞。大家觉得不错就都去学,我也去学了,从那开始我才正式接触舞蹈。我自己非常喜欢跳舞,学的很快,跳的也挺好。渐渐的,刘桂英脱颖而出,成了村里最会跳舞的女人。
接触了健身舞,刘桂英跳舞这根弦算是搭上了,她身体里舞蹈的因子被彻底激发出来。刘桂英觉得扭秧歌形式太老了,得跳点新鲜的舞蹈。她说:我从网上学了一些时尚的舞蹈,大家都跟着我学。流行什么舞蹈我就从网上学习,然后教大家一起跳。有些难度大的动作我就改良一下,什么舞蹈适合老年人跳,什么舞蹈适合年轻人跳,这些都是我考虑的问题。现在还有一些男人跟着我们一起跳舞,村里跳舞的人越来越多,于是就组建了王村艺术团。成立了中青年舞蹈队和少儿舞蹈队。而刘桂英从来没有休息时间,5+2,白+黑就是她日常工作的写照。平时她负责中青年舞蹈队、艺术团的工作。刘桂英认真、热情、负责、肯付出、热爱舞蹈。为了搞好村里的舞蹈工作,她还去老年大学学习舞蹈,大家都特别喜欢她。
从不会跳舞,到成为村里最会跳舞的女人,再到自己编排舞蹈,刘桂英一路走来,舞蹈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有时为了编排一个舞蹈,她茶饭不思,一组动作和下一组动作怎么衔接起来,刘桂英天天想,时时想。有时想着舞蹈的编排,自己都睡不着觉。从2013年开始王村艺术团参加了两届北京中老年盛世欢歌文艺汇演,第一届拿了一个金奖、两个银奖、一个铜奖。到第二届的时候,王村专门请区里文化馆的专业老师编排了《画扇面》这个舞蹈参赛,还被选中参加香港的巡回演出。
放弃一年五六万的生意搞舞蹈,刘桂英不后悔。她热爱舞蹈,也是怀着对村里感恩的心。《画扇面》的服装就是刘桂英设计的,她们还想自己做演出服。在参加天津市美丽乡村评选活动的四个月中,她不顾酷热难耐,加班加点组织赶排舞蹈,耐心校正队员的动作,几十次甚至上百次进行动作示范。过度劳累使她身体透支,胳膊扭伤动不了,她就用一只手坚持组织排练。当王村最终被评为天津市十大美丽乡村,她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音乐响起,各村舞蹈队陆续登场。身着统一服装的妇女们各展身姿,不仅把编排的“绝活”展示给乡亲们,还要在这乡村舞蹈擂场上,扭跳出自己村独有的风采。“马寨村的《哑巴姑娘》编排得好,《奢香夫人》队形好”,“南塘村的《爷爷奶奶和我们》扭得幽默滑稽”,“西安村的《开门红》很有气势”,“坊子村的《老年迪斯科》和《健身秧歌》跳得特别齐整”。“侯家村那个白头发的大娘跳起来还很轻巧,一点都不像快70的人”……人们在品评着每一个节目、每一队演员。舞蹈节目之间还穿插了歌曲、戏曲演唱,上到70岁的老人,下到十几岁的孩童,拉起弓弦扯开嗓,让最美的乡音响彻远山。

南塘村舞蹈队队长赵明霞介绍,现在几乎每个村都有舞蹈队,每个队能跳20多种舞,参加的人员大多是农村妇女,最大的有70来岁,最小的有30多岁。每天晚饭后,各村妇女们就汇聚到村文化广场开始学舞、跳舞,一些孩子放学后也参与到跳舞的队伍中来。最初的时候,是县里、镇上文化馆的工作人员教,后来学习的途径越来越多,每当听说其他村有新的舞蹈出现,村里的队员们就去外村学,大家越学越快,越跳越上瘾。村里支持,家里人也支持,一些大队还购置了音响设备,并为队员们购置了服装,以多种方式鼓励村民们参与文娱活动。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