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评论,戏曲表演中舞蹈的审美内涵

发布时间:2020-01-18  栏目:艺术舞蹈  评论:0 Comments

舞蹈加入了歌剧,扩大了舞蹈的范围。回顾过去,戏曲舞蹈对特殊的舞蹈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戏曲舞蹈在锻造中国特色舞蹈中具有重要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中国戏曲是以唱、读、做、戏为中心的综合表演形式。它具有丰富的艺术表现手段,与表演艺术紧密结合,使中国戏曲充满了独特的魅力。它融文学、音乐、舞蹈、艺术、表演之美于一体,以节奏控制戏剧,达到和谐统一,充分调动各种艺术手段的感染力,形成了我国独特的节奏表演艺术。

三、 古典戏曲舞蹈的造型美学

道具的使用是中国民间舞蹈的另一大特色。”《中国文化知识精髓》说:“外国舞蹈也使用道具,但它只是一种装饰,没有具体的动作;而一旦中国舞蹈中的道具被移除,它们的许多动作就失去了意义。中国舞蹈往往是通过道具来表达感情的。”这无疑是受歌剧的影响。为了表现故事,道具的使用是表演的需要,许多使用道具的精美舞蹈被创造出来,比如用桨代替船,用鞭子代替马,这些舞蹈被民间舞蹈所借鉴,这是毋庸置疑的。

歌剧和舞蹈

“走如龙、站如虎、轻如蝶、美如凤”这句常用的戏谚,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形容,实标上包括了戏曲舞蹈的许多美学法则。我们的戏曲艺术大师们,从袅绕萤回的青烟,体味了身段的妩媚;从舒卷变幻的云形,领悟到姿态的丰韵。他们,还吸收诸如猫窜、狗闪、鸡步、蛇行、鹰展翅、鸟过枝、孔雀开屏、喜鹊登梅、靖蜒点水、燕子蹁跹,以及风摆杨柳、蝴蝶戏花等飞禽起兽和各种自然景象的姿态动热及其迅速变幻的特点,不断丰富充实着戏曲舞蹈艺术塑造人物,反映生活的能力,加强并完善着各种技巧和造型艺术的内涵。

在长期的舞台实践中,为了满足各种情节的需要,歌剧中的舞蹈创造了表现各种生活的表演技巧。几乎可以说,歌剧中的舞蹈是为了表现它。因此,歌剧中的舞蹈确实是舞蹈技巧的宝库,可以表达千变万化的生命形式。不仅很多,而且很高,还创造了很多特技,独门绝技,而且很多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这些宝藏自然会被舞蹈所吸收。中国舞蹈的精湛绝技和独特技艺,在世界舞林中也是独一无二的,这无疑得益于歌剧。

在歌剧“唱、读、做、弹”四种表演艺术手段中,唱、读、乐的关系最为密切,而做、玩、舞的关系最为密切。舞蹈是两梁两柱的四梁四柱支撑着歌剧的表演。戏曲的舞台表演有着鲜明的舞蹈特征,即使是一个拨弄一个台,一个看点也就是所谓的“不动,不舞”。如果戏曲表演失去了舞蹈性,就会削弱甚至丧失其艺术个性和特色。可以看出,歌剧和舞蹈同歌剧和音乐一样,有许多共同之处。因此,戏曲与舞蹈不仅有渊源关系,而且有血缘关系。[一]

1、 “水袖”的造型美学

戏曲舞蹈也为民间舞蹈提供了题材,如行军舞、民间社会火中的广场舞等,其中很多都是戏曲人物。例如,在山西的稷山民俗中,《失丧》是以西厢记为基础的,也有观众喜欢的击棍,这不仅是基于戏曲和武术的演奏,而且是以三国戏剧的主题为基础的。

歌剧是一门综合艺术,而舞蹈只是一门单一的身体艺术,没有人体的动作就没有舞蹈。歌剧也需要动作,它是一种舞蹈动作。因此,歌剧离不开舞蹈,与舞蹈有着共同之处。然而,舞蹈只是戏曲中表达思想感情、塑造艺术形象的手段和要素。我们不希望舞蹈能够完全表达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而希望舞蹈本身能创造出更为理想的艺术形象。总而言之,戏剧形象是戏剧形象、舞蹈形象和音乐形象的融合;舞蹈形象是一种单一的艺术形象,舞蹈戏剧与音乐、舞蹈、歌舞戏剧与音乐是不同的。

水袖的形态本身蕴含诗意,时而是一曲舞鸾歌凤;时而是残月落花烟重;时而是花光月影宜相照;时而又是一江春水向东流;才是“醉袖扶危栏,天闲云淡”,却又见“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既能表现“当肯嫁东风,无端却被秋风误”的自嗟自叹、伤感、无奈的情绪,又能表现“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那雄伟、壮丽的景色和开朗、豪迈的气概。所谓“长袖善舞”,即通过水袖与舞者的协调统一,运用水袖那如“落花流水转折无痕”的流畅,飘逸;“飘然有翔云飞鹤之势”的洒脱、挺拔来抒出意蕴、意境和诗情、诗境,从中体现出人物的思想感情塑造出人物性格。

因此,戏曲舞蹈有自己的体系,即戏曲舞蹈。戏曲舞蹈起源于中国古典舞蹈和民间舞蹈,其风格自然内敛含蓄。舞蹈动作也以“圆、曲、扭、倾”为主。舞蹈的构成也受太极图形的影响,以圆圈为基本的运动路线,提倡“和”包括动作和舞姿,所谓“和而不同,和而不同”。构图追求“从小到大,由浅入深”,“一切和谐,对称平衡”,“点面结合,主从有序”。从戏曲舞蹈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文化艺术统一的民族风格。

水袖功是戏曲舞蹈中常用的程式之一。演员利用服装袖口上缝的一段白绸,做出丰富的、舞蹈化的动作。它时而像行云流水,时而像团团花絮,时而像波浪涟漪;有的形状像车轮,有的形状像托塔;有单摆转盘袖,有正侧重叠转盘袖,有直冲展翅飞卷袖等等。为的是夸张地表达人物激动、悲愤、痛苦等复杂的思想感情和心理活动。水袖舞蹈身段、动作姿态多达数百种,基本动作有勾、挑、撑、冲、拨、扬、掸、甩、打、抖等。投袖,凡男女角色出场时整冠、捋髯、整衣、整髯,都有投袖动作。掷袖、抛袖,是抓水袖用力甩向对方,表示愤怒和不满。将水袖轻轻地向对方挥一下叫拂袖,表示轻微的不满和嗔怒。将水袖在背后生下一角,演员背着手慢慢踱步,叫背袖,用在沉思和徘徊。翻袖,是把水袖高举过头,往外侧一翻,常用于悲痛、哭叫或感情激动时刻……

舞蹈逐渐被歌剧所吸收和融合。早期表现为表演舞蹈段落,用歌舞歌曲的名称,采用生命的舞蹈动作。后期则从人物的外貌、外貌、动作、情感等方面展现舞蹈的魅力。传统戏曲有一个突出的特点,那就是非常重视用舞蹈之美诠释舞台动作和戏剧逻辑,重视用舞蹈之美表现生命和叙述生命。歌剧的舞蹈美贯穿于歌剧表演体系中常见的“做”和“打”两种技巧之中。歌剧舞台上的人物都在跳舞。戏曲舞台上的人物可以说是舞蹈艺术的形象。因为歌剧的舞台动作是音乐化的。也就是说,歌剧动作融入了整个和谐的音乐节奏、节奏和音乐的旋律和声音。歌剧舞蹈的词汇非常丰富。戏曲演员要调动自身身体和精神的一切因素,达到美化和舞蹈的目的。此外,服装和道具也参与了美化和舞蹈的创作。歌剧演员把它握在手中,戴在头上,系在腰上,可以组成一个舞蹈身体组合。任何一种生活用具一旦融入歌剧舞台,成为道具,都会产生美妙的舞姿,形成富有表现力的舞蹈词汇和舞蹈组合。

而在越剧这个年轻的剧种善于吸收京、昆、川等剧种中的水袖功并化为己用,使其成为“动于衷而形于外”的重要表现手段。比如在越剧《碧玉簪》中,李秀英新婚时受尽新郎冷遇回娘家,当天接到丈夫的信,叫她“原轿去原轿回”,李秀英不能向母亲透露丈夫对她的种种折磨。面对母亲的责难、丈夫的严逼,李秀英彷徨无计,急冲冲走向下场门,准备上轿,猛然间,她想到应该再向慈母告别一下,但正气恼的母亲仍背过身去赌气不理。她再走下场门,又猛然止步回身……如此三往返,这就是《碧玉簪》中有名的“三回头”。在节奏一浪高过一浪的伴奏中,扮演李秀英的著名越剧演员金采风不发一语,背朝观众,只靠形态,特别是或左或右的两只水袖的飘舞,简练而明白地表达出一位窈窕淑女当时欲哭无泪、欲告无门的心情。她的水袖,有时只是单臂挥动,使一边水袖飞越双肩;有时挥动双臂,让两只水袖轮番飞舞。好像水袖也被李秀英的泪水沾湿,饱含她那沉重而苦恼的心情,一次一次地洒向观众的心田。

古典戏曲舞蹈的艺术特色

水袖,正是用身体的协调力和表现来带动水袖,运用水袖的修长、多变来表现人体形态和思想感情,体现出戏曲舞蹈的韵律美。

“画圈艺术”

2、 “趟马”与“起霸”的造型美学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