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作画,你了解吗

发布时间:2020-03-11  栏目:艺术家产品  评论:0 Comments

图片 1

让昆虫进行美术创作,美国艺术家史蒂文·库彻尔的想法别具一格。近日,库彻尔正为在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进行其昆虫艺术巡回展出而忙碌,而他和他的虫子留下的轨迹也引起一些媒体的极大兴趣。

图片 2

艺术家新野洋是一位热衷于各种动物和昆虫的日本艺术家,他已经围绕自然的主题创作了十几年,向人们展示自己对大自然的奇思妙想。

库彻尔把各种虫子的足、须、尾、翅当作画笔。作画前他总是小心地把虫子放在手掌心,逐一为每条腿涂上颜料。苍蝇、蟑螂、甲壳虫,几乎每种常见昆虫都成了“艺术家”。库彻尔任由它们在画布上自由爬行,以此对抽象艺术大师波洛克致敬。

达明安·赫斯特,蝴蝶画

他专门创作超写实的昆虫雕塑,作品中的昆虫以植物为只要元素完成。但其实这些叶子与花瓣都是假的,都是用树脂浇铸而成再由丙烯颜料上色,他的这些作品也因奇幻的色彩而显得既美丽又独特。

身为环境保护论者,库彻尔说:“我只用水性无毒的颜料,容易洗掉。”评论家认为,动物缺少感性与自我认识,不可能创作真正的艺术作品。不过,事实并非如此。库彻尔在创作过程中融入了自己的想法,人为设置了外界刺激以影响虫子的爬行轨迹。“如果虫子对光线敏感,我就能通过改变光线来控制它的爬行。”

现今人们久居城市,对于昆虫的记忆已然模糊,但回想起来,还是留存了对昆虫特殊的情感。在艺术家眼中,它们可能是梦幻的,也可能是朋克的;可以是光怪陆离,也可以是清淡素雅。这些迥异的风格一同编织了艺术里绚丽多彩的昆虫世界。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库彻尔用昆虫作画得益于他在好莱坞为电影《小魔煞》和《蜘蛛侠》当生物顾问的经历。作为生物学家和教师,他相信,昆虫世界和人类世界一样精彩。孩提时代每当夏夜降临,他也喜欢抓萤火虫。197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库彻尔成了好莱坞的昆虫顾问,专门为科幻片恐怖片提供调教虫子的绝技。他曾为某一电影镜头,准备了3000只蝗虫。他曾先后受邀为200多部电影、广告服务,甚至成了虫子们的“星探”。经他训练的虫子,可以做到在镜头前听从导演指挥,为此昆虫学家付出了9个月的心血。

1.光怪陆离

四年前,库彻尔开始试着让苍蝇穿越“墨汁池塘”,并在画布上留下足印。“昆虫艺术”诞生了。迄今为止,虫子们已“创作”了数百幅作品,画面看上去像是由无数的句号与破折号构成,。库彻尔认为创作这些作品不是一味追求新颖奇特:“试想把虫子放在手上,你能感觉到它在爬,却看不到轨迹,现在这些愉悦的作品却都保留了下来。”

英国当代艺术大师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对蝴蝶情有独钟。在他的作品里,蝴蝶能够永远留住色彩斑斓的美丽,得到永恒的生命。

有了这些作品后,库彻尔也跻身艺术家之列。但他拒绝出售原作,不过他期望着作品能出版成集,或被制作成明信片:“每个昆虫都写下了生命的一页,人类则有了新的发现。”

图片 3

编辑:admin

达明安·赫斯特,蝴蝶画

赫斯特用色彩绚烂的蝴蝶,构成错综复杂和对称的图案。蝴蝶的美在作品中活灵活现,同时却又映衬着一个个死亡,象征着大自然世界的繁盛与平衡。

图片 4

达明安·赫斯特《I am become death,Shatterer of Worlds》

他的作品《I am become death, Shatterer of
Worlds》曾以35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虽然与他过往作品的成交价格无法相比,但也丝毫并不影响这件艺术品的伟大。在中西方文化里,蝴蝶有着死亡和重生的含义,这样一幅波澜壮阔的蝴蝶画,唤起了令人不安的情感和生死问题,引发出人们对生命本身的思考。

图片 5

达明安·赫斯特,蝴蝶画

图片 6

达明安·赫斯特&亚历山大·麦昆,印花丝巾

着名鬼才设计师亚历山大·麦昆( Alexander
McQueen)生前就对赫斯特的蝴蝶系列很是青睐。这件飘渺而令人难忘的围巾,灵感就来源于赫斯特的昆虫系列,这件作品反映了当代设计中两个最暗黑思想的交汇,是两位大师送给人们的艺术传奇。

克里斯托弗·马利《Aesthetica mosaic》,装饰画,昆虫标本

此外,还有许多艺术家以昆虫作为素材进行自己的创作。克里斯托弗·马利(Christopher
Marley)是一位着名的设计师、作家,他对昆虫极为热爱,其昆虫作品有着同样斑斓的色彩。

作品《Aesthetica
mosaic》系列就包含了世界上颜色最丰富的昆虫们,就像它的名字“马赛克”一般多彩,没有一个系列比它包含的颜色更为丰富。

图片 7

克里斯托弗·马利《Sangaris prism》,装饰画

这些作品中的昆虫们能够呈现出绚丽的颜色实属不易,因为普通的昆虫标本容易掉色,且难以保存。而在他的作品中,天然的昆虫标本却能呈现出丰富的色彩。

图片 8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