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798首展开启,黎薇个展在红砖美术馆开幕

发布时间:2020-03-26  栏目:美高梅4658488mgm  评论:0 Comments

黎薇《地窖与阁楼》

图片 1

图片 2

2017年8月10日 – 9月2日

原标题:疫情下798第一个展览!唐人用WHO AM I发问

挂有展览海报的红砖美术馆外景

地点:美国纽约切尔西区凯尚画廊KLEIN SUN GALLER

2020年3月14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与柏林国王画廊联合呈现艺术群展我是谁,涵盖了12位艺术家。在疫情期间,本次展览作为798乃至北京城第一场当代艺术展览,连续两年高居中国当代艺术权利榜画廊榜首的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铤而走险,向当下现实再次发起提问。

艺术家杨千、艺琅国际谢蓉、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艺术家琴嘎展览现场

开幕式:8月10日,晚上6-8时

减租的798与停摆的艺术世界

2015年8月22日,没有人在乎黎薇个展在红砖美术馆开幕。暌违两年的黎薇,带来了其最新作品《没有人在乎》。展览将展出至2015年09月22日。

不妨把抽象的意识想象成一个人。他听到从地窖传来的可疑声响后,却赶往阁楼,在阁楼里并没有发现贼,便庆幸地安慰自己只是幻听罢了。事实上,这个谨慎的人连踏入地窖的勇气都没有。

疫情爆发以来,美术馆、画廊通通闭馆,巴塞尔艺博会、东京艺博会、威尼斯双年展等全球众多美术馆或艺术博览会取消、延期或关闭。无论国内外,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参展商、参观者和工作人员担忧日益增长,旅行和运输方面也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困难。线下的艺术世界更是几乎完全停摆,但由于各种成本,人们的焦虑与压力却也在与日俱增。在这一情况下,798管理者七星集团于昨日发布通知,推出疫情期间房屋租金减免措施,并开始租金减免申报工作。这一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受到众多画廊主与艺术机构的支持。

死亡到底是什么?

—- 卡尔荣格

七星集团制定了对承租七星集团房产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及用于办公用途的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房租减免举措。免收租金是指中小微企业承租京内各企业房产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包含开办便民设施、超市、药店、养老、教育培训、工业仓储等,按照政府要求坚持营业或依照防疫规定关闭停业且不裁员、少裁员的,免收2月份租金。减收租金是则指中小微企业承租京内各企业房产用于办公用途的,减收2月份租金的50%。但就如新冠肺炎在全世界的扩散、美股熔断和世界各国各行业均受到经济影响一样,即便有许多积极的补救措施被不断推出,但仍然给这个世界和人们带来了深刻的改变。因而,作为798艺术区乃至国内在疫情期间举办的首场画廊展览,主题WHO
AM I这一重新提问便显得格外合适。

一堆腐肉,一具尸体,还是一句节哀顺变?

《现代灵魂的自我救赎》

在过去三十年,人们饱含着对于全球化的巨大红利和社会升级的美好期望。但当下一场超越意识形态、种族、信仰、空间地域和无数既定偏见的灾难来临时,人们却悲哀地发现个人的身份与认知同样受到了巨大的怀疑。在本次展览现场,凤凰艺术专访了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下面是为您带来的专访实录。

黎薇对于死亡的关注与描述胜过了那些假惺惺的陈词滥调,抽丝剥茧地呈现了真实的残酷。艺术家将冰冷、绝望渗透进作品的每一个细节,赤裸裸地与这个世界进行静默。在《七宗罪》中,具象地撕裂了人类的原罪。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暴食皆为人类自私的源泉,而对于他者死亡的冷漠也是最为本真的反应。其中,每个人既是当局者,也是当事人,最终,殊途同归的命运或许是对原罪最好的反讽。

凯尚画廊荣幸的宣布将于2017年8月10日至9月2日推出艺术家黎薇在北美的首次个展《地窖与阁楼》。哲学家加斯东巴舍拉基于心理学家卡尔荣格对空间的分析研究而进行的思考和黎薇产生了很强的共鸣。基于这一点,黎薇利用一系列装置艺术作品,在画廊的空间中搭建出类似地窖与阁楼的感官空间,引发了观展者充满欲望的内心与伪善的外表之间的另类对话。

对话凤凰艺术

黎薇的早期作品《空心人》系列是半身人像雕塑,那些楚楚可怜的半身人像,用惶恐的眼神看待着周遭世界。于世不安,心智全无,巧妙契合了空心人的主旨。他将自身敏感投射在每一个空心人身上,对于人际的单纯抑或复杂,踽踽独行的苦楚与自得其乐,艺术家开始游离在两端的自我对抗与纠结中,他开始质疑更多东西。在其后展出的作品《陷阱》中,黎薇将十几只狗锁进了铁笼,四周墙上各种脏乱差,整个现场乌七八糟的令人不禁联想起虐狗现场。艺术家用平静的方式抨击着社会的漠不关心,这种平静胜过暴戾乖张。

在巴舍拉的哲学思想中,阁楼是恐惧的庇护所,所有思绪是清晰且有意识的。而地窖则代表了潜意识中的危机与不安,在此的思绪无不被潜意识支配着且毫无理智可言。垂直性和自我中心性是多样空间中地窖与阁楼的核心元素。黎薇布置出两个观感迥然不同的空间,诠释了垂直性;而同时运用生活中稀松平常的物件和话题来唤起观众的共鸣,诠释了自我中心性。黎薇的作品仿佛一副骨架,本身不存在血肉、国籍、种族、性格或感情,当观展者将这些内容依据自己的意识、情怀和感受主观地添加进去,最后呈现在眼前的竟往往是潜意识下的观展者其本人,成为自我内心世界的映射。

凤凰艺术 x 郑林

展览作品

对黎薇来说,酒精是使人展露潜意识的催化剂。在作品《意识与真相,理智与情感》(2017)中,六个不同背景、不同个性和喜好的人在酒精的催化下进行沙龙式的谈话,并被镜头一一记录下来,酒精对他们的影响也全然暴露在镜头之下。而在清醒状态下不愿表露的感情、思绪和欲望,随着酒精的作用被慢慢释放了出来。人们在机场常见的排队警戒线被看似突兀且不和谐地放置在画廊内,强制性地使这6部影像成为本次展览被观看的第一件作品,将观展人与真实世界隔离,进入抽象的意识之旅,就此拉开了《地窖与阁楼》的序幕。

▲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在展览现场

正如贡布里希所言:实际上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黎薇充分理解了此句意义,他没有被艺术绑架,而是烧脑走心地敏感捕捉着这个世界。面对人生最难以言说的阶段,从内心惶惑到泰然处之,所发生的故事全部被置入作品。黎薇的转捩之作《ICU》直面生死,描摹了ICU深切治疗部中的四位病患气若游丝地挣扎与喘息。呼吸机的嘀嘀声贯穿整个房间,他们毫无尊严地等待着宿命到来。病患的肢体残缺,不忍直视的病房,压抑的气氛无时无刻不弥漫于室内,诚然难以轻松。这只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微缩景观,艺术家十分敏感地诠释了人类悲恸的殊途同归。他最为擅长使用直接了当的方式戳扎人类的脆弱,中间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起承转合,没有图腾式的炫耀与痴迷,艺术家只提供立体的内心镜像之于观者。

观展者逃出地窖的泥沼后,被带到画廊前厅,眼前是陈列整齐、理性、看似完美的阁楼。这块区域被布置成一个办公室,它的主人是被世俗定义为事业有成、颇有名望的成功人士,房间里所有的家具和装饰都恰到好处地与其相匹配,使作品《令人满意的房间》(2017)
在这阁楼中被完整地呈现出来。该作品意在讽刺人们对事物的固有偏见和所谓的政治正确。当今社会一些人类学的现象被过度命名、分类或解读,成为了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地域歧视。此类政治正确的代名词在世界各地生根、滋长。人们时常站在道德制高点,带着潜意识里的优越感,用这些代名词指责他人。在该作品中,黎薇运用大量的白色来模糊性别、国籍、种族和语言等的界限,打破固有思维和世俗的界定,以看似轻描淡写的方式给予了我们重重的一击。在完美的阁楼之中,向来令我们深信不疑的观点和想法也许并不像我们所认为的那样正确。

Q:今天是疫情下中国的第一家画廊展览开幕。我注意到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实际上你们从疫情开始前后一直在世界各地举办展览,感觉你们画廊的安排一点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如此铤而走险,在这方面您是怎样考量的?

展览现场

过于逼真的装饰会掩盖房间的亲密性,而黎薇营造的地窖与阁楼则是思想和信仰直接碰撞的冲突乐园,以极大的广度和深度,给人一个接着一个直击内心的冷颤。巴舍拉认为一间房子的使命是能承载人的白日梦,而黎薇的《地窖与阁楼》便是一场最为激烈的白日梦,真实得令人不寒而栗。观展完毕,踏出画廊的瞬间,就仿佛如梦初醒后躺在床上望着房梁和天窗,梦境中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颤悚的脊梁背后是一个充满余韵的无底洞。

郑林:我们于今年1月17日就参加了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然后1月29日参加了日内瓦的当代艺术博览会,以及之后的许多活动和展览。这些都是之前早就计划好的,也没有办法不去。由于疫情的原因,可能很多国家排斥中国人,比如画廊有一个女孩,日内瓦活动后要飞回北京上班,我就直接让她飞韩国,不飞北京了,再从韩国去纽约,方便她开展工作。同时我们也要求北京原本计划出去的员工暂时不动,全部派香港员工和欧洲员工直接去纽约,这是我们根据疫情在人员安排上的调整。

展览现场

黎薇,1981年出生于中国北京。2007年毕业于中国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获学士学位。黎薇的个展包括《没有人在乎》,
红砖美术馆,北京,中国(2015);《平安》, 马蕊乐画廊,米兰,意大利(2014);
《英雄》,今日美术馆
,北京,中国(2011)。黎薇参与的群展包括,《新声音:一段DSL
COLLECTION的冒险》,凯尚画廊,纽约,美国。《China
8》,米尔海姆美术馆,米尔海姆,德国(2015);《不在图像中行动》,佩斯北京,北京,中国
(2014); 《Commune》,
白兔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悉尼,澳大利亚(2014);《曼城三年展天下无事》,曼彻斯特大教堂,曼城,英国
(2014);《HUGO BOSS亚洲艺术大奖》,外滩美术馆,上海,中国 (2013);
《纵横阡陌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作品馆藏展》,龙美术馆,上海,中国(2013);
《第四届广州三年展主题展》, 广东美术馆, 中国广州
(2012);《宝马发现展》,民生美术馆, 中国上海 (2011)。

展览档期方面,我们没办法做太多的改变。例如2月12日于曼谷空间推出的菲律宾艺术家罗尔丹马诺克文图拉个展,都是半年前、一年前就计划好的,而且曼谷当时疫情没有那么严重,还是挺好的。香港2月13日的封岩个展也是之前就计划好的,所以我们所做的就是正常开幕和展出。

雕塑作品《合唱团》由十四位少年组成,他们眼中的麻木像是在社会上浸染良久的成年人,局促的表情和动作映射了当下的负能量价值观。火红的脸颊,老气横秋的发型,构成了大时代下的小插曲。孩子脸上泛起令人发指的老成世故,凸显出时代赋予的某些问题。不得不说,黎薇是一个心思极其细腻的艺术家,且内心又是十分柔软,尽管他不愿承认自己的柔软,总是讲出一些苛刻的言语,但这恰恰才是黎薇的真实。

▲WHO AM I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展览作品

北京确实是因疫情受到了影响。今天的展览原本计划3月7日开幕,却调整到了3月14日即今天开幕,延迟一个星期。但展出作品和展览是半年多、一年前就计划好的,作品也早就运到了北京,只是布展而已。我们的想法是不一定希望多少人来,确实疫情状态下,人多了对大家的身体和安全都不是很好,所以我们原则上就尽量控制,把所有防护配套措施准备好,包括检测体温、做登记、人员限流等。

黎薇在2013年的《感谢上帝》个展中,在庄严肃穆的教堂的角落放了一只死老鼠,所谓渺小与神圣形成了鲜明对比,且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质疑与针砭。无解的生命猝然消逝,上帝会否可以解释一切?这个展览是黎薇的艺术升华之作,他开始从直截了当的愤怒转变为戏谑批判。

Q:观展限流人数是多少?

展览作品

郑林:在50人以内,当然希望同一时段就10个人左右,这个空间约700平米。我们更注重的是实体空间呈现以后,网络和微信平台的推送与介绍,我觉得这一点是更重要的。因为现在大家都在家里不出门。我们并不希望很多人来现场看,有些一定需要看现场的,来了我们可以接待,特别是打电话预约参观的。

此次,红砖美术馆呈现的黎薇新作《没有人在乎》更为鞭辟入里,甚至细思极恐。人类对于死亡的恐惧、想法多来自旁观感受和思索,而黎薇将死亡现场平铺直叙、言简意赅地抛出,完全摒弃了心灵鸡汤式的说教。黎薇将展览现场布置成了一地死鸡的房间,窗外的绿豆蝇们乌央结群,与屋内的小鸡尸体形成了死亡生态链,不禁令人毛骨悚然。但这似乎又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我们早已习以为常了各种死亡现场,以至于毫不在乎。《没有人在乎》这件作品,不带有任何情绪,也不带有任何指向,它只是我们日常生活的掠影,甚至连结果都不是。无论脑洞大开,还是懒得去看,它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场景,我们只是彼此的过客。在点赞交际的时代,每个人在朋友圈扮演着所谓的在乎,实则并非由衷在乎。其中,我们既是无关者,又是当局者。冷漠看客已经变本加厉地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他们扮演者各种角色,尝试着各种属于他们自己的攻略,其实他们甚至连自己都不在乎。

▲ WHO AM I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展览作品

Q:我注意到昨天798管委对园区内实行空间降租、免租的政策,这对画廊来说肯定是一个福音,您对此是怎么看?

黎薇的探赜索隐有目共睹,他近年来的展览标题更是充满了对人类的质疑与讽刺。诸如:《空心人》、《英雄》、《忏悔室》、《感谢上帝》等。或者,可以组成这样一句话:空心人英雄进忏悔室感谢上帝,然而却也并没有人在乎。

郑林:当然是好事!798主动地来支持和扶植我们这些画廊,知道这些画廊也是在疫情下确实都受到了影响,至少2月份、3月份想要有实际效果是不太可能的,包括销售上的收入也几乎是归零。我说的是整体的行业状况。如果具体到唐人,画廊确实采取了一些措施,实行重奖,希望员工把销售的工作做的更细,更到位,所以我们还是有一部分销售的。同时,在销售上面我们可能针对藏家也会给更大的优惠,包括服务上面的优化。

黎薇没有人在乎 装置 综合材质 尺寸可变 2015

Q:今天的展览没有一个展品是有展签的,是针对这次疫情期的展览这么做的,还是?

黎薇没有人在乎2 装置 综合材质、绿豆蝇 尺寸可变 2015

郑林:我们在北京的展览都是很少做展签,因为北京的空间太大了,和外面空间不一样。所以我们会有说明,有资料,也有微信的推送,因为很多来看展览的不一定是收藏家,更多的可能是艺术家和爱好者。今天的展览,藏家都会预约过来,艺术家都不在现场。

展览信息

Q:上周美国股市熔断影响全球,您怎么看接下来艺术市场受到的冲击、影响和改变?

没有人在乎黎薇个展

郑林:这一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觉得全球经济肯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艺术市场同样会受到巨大冲击。美国股市大跌,这是正常的现象,股票到一定的高点以后自然要找一个理由,回到一个正常的需要的位置,由于疫情的原因,就有更好的理由能跌的更多一点。但是中国的疫情,感觉上就快要接近尾声了,而国外却越来越严重了。

艺术家:黎薇

Q:全球疫情这么严重,您在举办国际展览时,运输等相关领域受到怎样的影响?

开幕:2015年8月22日15:00

郑林:影响非常大。我们5月初本来要做俄罗斯小组的展览,展览的方案计划已经准备了一年多了,作品的运输也早就准备好了,现在据说一直就运不过来,至少要到5月中下旬才能,所以我们可能就这个展要耽搁一个月。现在空运价位是平常价位的3倍以上,所以我们正在考虑有什么办法能够代替。另外,我们本来定在3月26日于曼谷开幕的陈彧君个展,钱和合同都完成了,但是因为文件报关的问题去不了。现在都是要快递,收到的批文都比较晚,定的运输都比较晚,最后好像据说要4月初才能到曼谷,所以先不得不把展览档期改成4月8日。

展期:2015.8.22-2015.9.22

▲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展厅前台,工作人员在进行体温测试和人员登记

主办:红砖美术馆

Q:这次展览属于在北京疫情期间率先开幕亮相画廊展,您会觉得这样做是否有些铤而走险?

赞助:艺琅国际

郑林:实际上没有啊。唐人画廊对员工已经是最大方的了,每年春节的时候,我们给员工放一个月的带薪带奖金的的长假。1月15日,我们就已经放假了,原本2月16日上班,因为疫情延迟至2月20日。员工回京后要隔离14天,所以真正复工上班是2月底。真正住在北京不需要隔离的工作人员,20日复工的也只有四五个。这个展览原本是3月7日开幕,因为疫情已经推后一周,今天才开幕。我们开展前也得到了798管委会的同意,做好了各项防护措施,除了体温枪、200个口罩、消毒液、登记册子等,所有进展厅的人员都要登记,测量体温,限制参观人流。再加上,现在进798艺术区就检查得很严格,来到画廊已经是第二次检测了,应该是安全的。

地点:红砖美术馆

WHO AM I

艺术家黎薇

由于疫情影响,798目前只有南门和751的北2门可以进入。曾经熙熙攘攘的大门与街道,依然保持着春节+疫情期间的空旷与冷清。

艺术家简介

▲ 如今人迹稀少的798艺术区现场

黎薇:

平日的展览常常下午4、5点钟才会姗姗开幕,但由于出入园区的原因,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将本次开幕时间提前至下午2点到6点。此外,展厅前台安排了工作人员进行访客登记和测量体温,也算是开艺术展览之先河此时,观看艺术仿佛也有了门槛,但这一门槛却无关精神与金钱,而是与人们的现实处境休戚相关。

1981年生于北京,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 WHO AM I,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厅外景

个展:

展厅中的访客并不多,人们好像还未从蛰伏中清醒过来。

2015《没有人在乎》,红砖美术馆,北京,中国

▲ WHO AM I开幕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2014《平安》,马蕊乐画廊,米兰,意大利

本次展览涵盖12位艺术家,诸多都在全球艺术界享誉盛名,包括:阿丽佳柯维德、艾尔葛林
德拉葛赛特、欧文沃姆、杰普海因、约翰希尔、卡尔霍斯特赫迪克、凯瑟琳安德鲁斯、马蒂亚斯维斯切尔、诺尔伯特比斯基、彼得德雷赫、里纳斯凡德维尔德和黎薇。

2013《感谢上帝》,杨画廊,北京,中国

▲艾尔葛林 德拉葛赛特(Elmgreen
Dragset)《反向耶稣受难像》,着色铜像、高光漆不锈钢十字架,254 x 168 x 40
cm,2016,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忏悔室》,A2Z艺术画廊,巴黎,法国2011《英雄》,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在展厅正中央伫立的人类形象,象征了生命、虚空和死亡。在艾尔葛林
德拉葛赛特的《反向耶稣受难像》中,死亡似乎是最明显的主题,它将耶稣受难的经典图像转化为一个普通男子的形象,他的身体被反向绑在十字架上,甚至令人联想到捆绑和服从的性游戏。表现耶稣十字架受难的动机也在卡尔霍斯特赫迪克1985年的一幅绘画中显现。这幅图像隐藏了人的身体,而仅仅通过被钉住的手上标志性的指甲和从中猛烈流出的血液,从而唤起了宗教概念。就像艾尔葛林
德拉葛赛特的作品那样,这只手臂可能属于任何人,因此也提出了有关死亡的命题。

2010《平安夜里不平安-一栋蛋糕》艺术项目,今日美术馆一层,重复咖啡/威士忌猫,北京,中国2009《空心人》,世纪翰墨画廊,北京,中国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