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山水画颠峰时期的三大体系,厚积薄发

发布时间:2019-08-07  栏目:艺术家产品  评论:0 Comments

    尽传笔趣墨韵雄

古典山水画颠峰时期的三大体系

11月30日,《富春气象——李江航山水写生作品展》在杭州富阳富春艺术馆拉开序幕。此次画展亦是富春艺术馆建成后的第一次展览。
下午3点,画展开幕式隆重举行,开幕式由半山壑学人、画家、书法家陈振环主持,上海市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上海市文史馆研究员郭志坤、浙江省画院名誉院长、著名画家潘鸿海,中央美院教授、著名画家杜觉民,《中国艺术家年鉴》主编
、画家陈子游,富春艺术馆馆长周循以及富阳市的相关领导出席了开幕式。

    参得画道妙合中

作者:潘日明

富春艺术馆的开馆首展邀请福建山水画家李江航,从富春江下游开始,乘一叶小舟,逆江而上,创作了以富春江为题材的山水作品六十余幅,以享公众。李江航的作品承接传统,沉雄大气,表现手法特立独行而且多姿多彩,给现场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在场的书画界名家、评论家对于李江航的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画展将于12月16日结束。

 

美高梅4658488mgm,单位:福建师大美术学院 邮编:350007

附:画展现场名家评论

   
吾与沙正鑫相识已近十年,他在浙江画坛名家里穿梭、求教,并以虚心、真诚之品质为人所接受并受益。而后又笔墨勤耕、真秋不怠,而获得渐进与大进,成为传统丹青与外师造化的双峙,而得中国绘画之正脉、正道。诚诚然,这将郁成沙正鑫日后所创造山水画之大成。

中国古典绘画,在其发展过程中,产生了许多表现形式。本文以山水画为例,站在历史的角度上去看待这一古典绘画形式的发生、成熟、升华以至停滞、衰亡。山水画“古典”形式这个概念,是区别“现代”山水画形式而言的。山水画古典形式由幼稚到成熟,经历了将近两千年的历史,总结“古典”形式定能对“现代”形式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郑竹三 (浙江省文史研究馆 馆员 著名画家 评论家)

 

唐未、五代,是古典山水画发展的关键时期,处在这个关键时期的代表人物是荆浩。他促进山水画水墨形态的形成,奠定了山水画古典形式的基础。随着关仝、李成、董源、范宽发展了这一古典形式。《图画见闻志》把关仝、李成、范宽看作是“标程百代”的空前绝后的大师。然而,从元代开始认为,关仝的成就只是从荆浩到范宽的过渡体。认定:李、董、范“三家照耀古今,为百代师法。”李成、董源、范宽三家,以各自成熟的表现形式,展示了水墨山水画古典形式的内涵。由此演化成丰富多采的各种风格、流派,经北宋全景山水画、南宋院体山水画、元代文人山水画,形成山水画古典形式的三大体系。

富春江是最有文化的一条江,而且最美丽,人才辈出。李江航敢到这个中国最有文化最有魅力的江来写生,表现自己的情操,这是一个勇敢的画家,同时也是一个成功的画家。成功在哪里呢?一,他吸收了浙派的绘画,浙派的大刚大柔,所谓大刚,就是笔墨,黄宾虹的线条,吴昌硕的雄健,潘天寿的点。李江航取了黄宾虹、吴昌硕以及潘天寿的特点,他来到我们浙江最美的山水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所谓中得心源就是他把自己的体验,自己的经历,自己的功力,以及自己的修养,用他的绘画语言来表达他的人格,表达他的学问,表达他的境界,他是一个传统的画家,又是当代一个很时尚的画家。书画同源,我今天第一次看到他的书法,非常入骨,非常精神,非常有味道。他的绘画都是大师文脉的继承和发展,同时更重要是师造化,走向自然,走向生活,他把物质人生提高到艺术人生,这是一个递进,一个发展,我们非常欢迎李江航先生到浙江文化大省来交流、来创作、来弘扬、来展示。

   
创作中国传统、传薪美术是一个长期的生命过程,而且是一个激发智慧的历程。沙正鑫从决心为之中国美术奋斗一生时刻起,即知其中之艰辛与快慰,于是他从深入传统进、以“外师造化”出,又以笔墨造象而继承、从转益多师而发祥,以期求得传统美术之大道,完成自我之心愿与期望。吾多年观其艺术之履炼与悟道,便是这个进程发展之范畴,真是可喜可赞。

一、北宋全景山水画

梅墨生 (著名评论家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以董源、巨然、李成、范宽、郭熙等为代表。他们所表现的山水画以全景式为主,气势宏伟峻拔,多有设色,有明显的区域特征。对北宋中期及宣和画院中的青绿山水画影响颇广。画史上“董、巨”并称,为北宋南方山水画的代表。表现形式上,董源“水墨类王维,着色如李思训“。(见郭若虚《图画见闻志》)特别是以水墨作矾头、披麻皴作山石、掺杂浑点、干笔、破笔,互为多变的形式;画山、画坡岸、都无奇峭用笔,极为自然的表现,充分表现了江南特有情趣的湿润的景象,《夏山图》便是这一画法的代表作。巨然师承董源,但师心而不蹈迹,在表现山石皴法上,变短披麻为长披麻,外师造化,
矾头间穿插树木,
加以浓墨破笔点苔,郁郁葱葱,极富生气。《秋山问道图》最能代表其山水画用笔用墨的特点。

李江航在默默用功,作为民间画家,不在体制内,非常勤奋。与在中国美术馆那次的展览相比,他这次的作品有延续性,但又有变化,我觉得富春山水对他的笔墨有启示。墨法上更往一个极致上走,水用的更多了,很大胆,小品很精彩。他的画很苍茫,用笔老辣,用墨大胆,厚重,水与墨之间的处理相当不错。

    沙正鑫的山水画,由北宋范宽,南宋马远、夏  
 ,以及黄公望等历代大师入手筑基,又由石涛出,同时学习当代大家童中焘等浙派山水名家。这种艺术规迹无疑是一条名家辈出之道,而且是唯一之正确选择。

北宋时期的北方山水画,自成一家的李成,喜欢遨游山川,以北方自然山水为素材,常画雪景寒林,疏旷清远。在笔墨的使用形式上,用笔挺拔坚实,骨干特显,勾勒不多,皴擦亦少,但极富层次感。李成所作的山水画,往往因地方特色不同,使用的表现形式也不同,作品的风格自然也就不同了。据传《读碑窼石图》为李成、王晓所作,从中足以看出上述的特征。写山真骨的范宽,生活在北方终南、大华山林岳麓之间,万仞千岩的地理环境,造就了它的山水画,是以一种“峰峦浑厚,势状雄强,抱笔俱勾,人屋皆质”(郭若虚《图画见闻志》)的作风。所作山峦岩石,圆浑润厚,常以雨点、豆瓣皴擦山石纹理,无论勾山描树,用笔极重骨法;渲云染壑,用墨极富神韵。山顶好作密林,水际喜作突兀大石。范宽山水画中所体现出来的这些表现形式,在其代表作品《溪山行旅图》中,特点尤其明显。郭熙是一位宫廷画家,其山水画能得神宗皇帝的赏识,是因为他所画山水,千形万状,时取李成之法描树,也用董源、范宽之法画山,又能独树一帜成为自家风格。郭熙画树枝状如鹰爪,画松叶如枯针;画山则形如夏云,故称云头皴。山势耸拔迂回、跌宕起伏,远山多正面。形成独特的山水画表现形式。从《早春图》所表现的山石、树木、远山就能看出这种形式风格的特点。此外,郭熙对古典山水画表现形式上的贡献,在于其所著的《林泉高致》中,归纳了山水画构图的规律,提出“高远、深远、平远”的法则,对后世的影响直至今日。

潘鸿海 (浙江省画院 名誉院长 著名画家)

 

此外,两宋之交出现的米氏云山,与当时的绘画主流一一院体的趣味和风格迥然不同,它既综合了五代以来的笔墨技巧,又发挥了北宋文人画的理性表现,自成一派,是突破前人风格另辟蹊径重要代表人物。“二米”长期生活在江南,饱览江南自然的云山烟树,小米说:大抵山水奇观,变态万千,多在晨晴悔雨间。从形式上讲,其云山的画法属于大写意,以泼墨的手法,参以积墨和破墨,在点睛处又以焦墨提神;以积墨和破墨画树,不取工细,意到便收,纯属“墨戏”。米氏云山对元代初期的山水画曾有过影响作用,后又被明、清两代的画家作为率意漫写的典范。

现在的大环境很好,对我们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是一个大好的时机。我们有些画家在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深层次的研究,李江航就是其中之一。今天展示的作品,很明显,是从生活中来的,从生活中感受到的东西,出现在画面里,但是用他自己的语言表达了富春山居的情怀,非常有特色的反映了富春江的面貌,和别人不一样,至少和黄公望不一样,他有自己的理解,自己的笔墨。他对富春江扑面而来的那种感受画出来的画,是很有激情的。从表现手法上看,他是文人画,但又不拘泥于某一块石头某一棵树,他就是很纯粹地用自己的笔墨来表达自己对于富春江的那种感受,对于他的追求我是很钦佩的。从技法上看,他用笔很老辣,有很强的黄宾虹的特色,画得很浓郁,焦墨用的很多,在画坛上,他是独树一帜的,可喜可贺,看了这么多好作品,受益不浅。

    范宽所作关中山的伟大,马远南宋画的简约、夏  
 的厚重,以及黄公望文人画的高雅笔墨,是当代山水画家们共同所推崇与追
 
 的。沙正鑫近期所作、似有范宽山水画崇高之格局,亦隐约有马、夏之简炼与有黄公望山水画笔墨中的清雅之气。当然这一切对于沙正鑫来说还极须心慕手追,一生于读书、写字中求之。学石涛之生动而绝不能草率是当代画家所要警惕的,沙正鑫更不能例外也。

至此,北宋的山水画,在表现形式上,董源、巨然、李成、范宽、郭熙等画山石开创了披麻皴、长披麻皴、雨点皴、豆瓣皴、云头皴等表现形式;画树远、近错落有置,画叶勾、点穿插有别,各有创意。为后来的山水画发展奠定了基础。
“米氏父子”的云山、烟树,更把传统水墨技法提高了一步,对我国水墨山水画的发展,影响极大。

杜觉民 (中央美院 教授 画家)

 

二、南宋院体山水画

李江航的画里蕴含着丰富的传统元素,对文化的理解有一定的深度,特别是对黄宾虹笔墨的理解和继承上花了很多功夫。在当下浮躁的社会,能静下心深入研究传统的人不多。我觉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未来一个方向。李先生笔墨中蕴含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是大家比较喜欢的,也是我所喜欢的。

   
沙正鑫是幸运的,因为他生长在这个大好的祥和时代,生存、活跃于浙江文化大省里,浸淫又沐浴在当代诸多书画名家中,可盼随着沙正鑫的笔墨生涯、书香伴世,又能长期在传统书画与自然为师的双向探索中,定能攀登中国绘画的更高峰!

王世贞《艺苑厄言》评山水画的发展说,“山水,大小李一变也;荆、关、董、巨又一变也;李成、范宽又一变也;刘、李、马、夏又一变也”。把

陈子游 (《中国艺术家年鉴》主编 画家)

谨为序,艺之缘矣。

李唐南渡后化繁为简,开拓阔笔粗写、大、小斧劈皴等画法,设立南宋院体山水画之风格,至马远、夏圭而盛极一时的画风,被后人视为山水画发展的重大转折时期,是很有道理的。

每次看李江航的画,都有一种期待,每次都有惊喜。每次都有让人特别心动的作品。比如这一副《秋山纪游》图,为什么我特别喜欢这一副呢,因为它很庄严,没有瑕疵,画面庄严而有韵致和品相。其他很多作品正如他本人,很恣意。而我看好这种庄严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审美取向,我更喜欢沉着和庄严。这种庄严是当下社会缺乏的。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把自己的才情、思想都注入笔端,他的思想和他的实践高度统一,我觉得这是最牛的。这次展出的作品又有了新意,当然我关注他不仅仅是因为作品,而是因为他的艺术气质和艺术品相是和我所接触的艺术家是不同的,这在他同年代的画家里不多见,他的底蕴和人文思想以及独立的生活方式,都是少有的。很多画家在追求所谓的“功名”而放弃了尊严和对艺术品格的追求。一个艺术家要对后人以及今人有所启迪,是要放弃很多的,这很艰难。李江航将来假如能不为功名所动,坚持他的追求,我对他抱有很大的期待。对于富春江,他有一个美好的梦想,在追求苍茫浑厚的画风的同时,他一想到黄公望当年是以很散淡的很浪漫的情怀在这里隐居,就很沉得下心来写生,有一种激情。现在时空发生变化,李江航对于富春江的理解与黄公望是不一样的,他的作品更符合我们时代对艺术对山水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审美形式和方法。

 

李唐一生跨越北、南两宋,他的山水画主要成就在南宋时期。早年受唐李思训的大青绿山水画影响,勾勒用笔挺拔、厚重,填充设色浓重、华丽,可与大小李将军的山水画相媲美;又学荆浩、范宽,在山水画的表现形式上,勾、皴、点、染等打下坚实的基础,并把北方山水画全景式写实手法发展到了极致。《长夏江寺图》、《关山雪霁图》是李唐这一时期的其代表作。随宋朝廷南迁后,他领略了江南山水林木葱郁、山岩润华、水气烟幻的自然景象,画风由此发生了变化,表现形式上,画山石用笔创斧劈皴,古朴苍劲;用墨以积墨法渲染山石,特显深沉润厚,有时用焦墨画树石,故得“点漆”的比喻。布局上,远近起伏错落有置,路径房舍掩映成趣,峰峦林树苍茫葱郁。当他七十多岁时所作的山水画《万壑松风图》、《江山小景图》等面世时,已能明显地看出他这种独特的山水画风格。使他成为山水画史上承上启下的重要人物。

毛健全

 

刘松年,浙江杭州人。南宋画院自己培养的画师,山水画师承李唐。画风清淡素雅,笔墨简练,常以淡墨渲染远山山形,有“淡墨轻岚”的评价。在形式表现手法上,画山石多用细碎的小斧劈皴皴擦结构;画树常运用浓淡相间的墨线勾勒枝干,画叶则采用有规则的双勾夹叶与水墨点叶排列法穿插应用,使画面层次分明,树形修长挺拔,枝繁叶茂。从其作品中总能体会到江南润华、清新的气息。这些经过他精心修饰的用笔用墨,已经带上了程式的倾向。布局上,画面中的景物多偏重于一侧,或一边。画面内容多为全景的一个局部加以表现。其作品《雪宿读书图》、《四景山水图》十分明显地反映出这一风格特征。至此,南宋院体山水画派形成。

我跟李江航认识有三十年了,我对他的艺术非常了解,而且以前也经常在一起画画,谈艺术。但这次来富阳办展,出乎我的意外。我在富阳住了4年了,他在富阳办展,我很高兴。他的作品从焦墨入手,吸收了像黄宾虹、赖少其他们的技法,通过他的写生,让作品非常灵动,对富春江边包括桐庐一带的山水了如指掌,而且已经在他的灵魂当中了,再从他的笔端表现出来,非常棒!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